雷帝因陀罗

我他妈的是疯了吗?总是这样,别人给你点阳光就灿烂,老是自作多情,其实凡事都是自己想多了,擦,最近这好几年,不论是什么样的女人,多和自己说了几句话,就觉得别人对自己有意思,唉,什么毛病,我知道我不丑,但也觉得算不上帅哥,现在这叫什么,弄得我一点信心都没有。

今天一早来上班,小师妹早到了,看见我说:昨晚12点都没睡觉,说是她孩子闹,不听话,擦,说这些干什么,和我有什么关系,再说,这从头到尾也还是不对头啊,如果是在平常,她回家了以后,在家里用wifi的话,在就和我聊天了,而昨晚并没有发一个消息,因该是昨晚我和姜燕涛在一起玩的时候,她又和她那个朋友见面去了吧,晚上晚回的家,我和姜燕涛在一起的时候她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问我到家了吗,她今早说她是在给我打完电话之后才回落星的,那她中间的这段时间因该是和我想的一样了,什么事情都说不准,但是这个女的结交面挺多,不是我认为的那种很能干的良家,算了。

日记

今天下班早,小师妹说要请我吃饭,本来我是没想过真要她请客的,只要是出来,当然是男人付钱了,和她一路来到了宁阳,她在万达对面的重庆鸡公煲听了下来,都点好了菜了,有可能她是觉得和一个男的出来不方便,坐下后,她打电话给一个人,说让他来吃饭,本来我以为是个女的呢,那就很正常,没想到来了后,是男的,我一下就不高兴了,这算什么事,我提前把钱付了,本来以为就两个人吃个饭,然后叫上姜燕涛出去唱歌,不动她,今天花点小钱也就过去了,可是没想到你整个男的来算什么,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不清不楚的,因为那男的进来后坐在她那一边,和她说话都是吞吞吐吐,细声细语的,最后吃完饭回来的时候,从车上下来,看那男的意思应该是还要和她想多说点什么,我在中间站着哇,他就没说成,但是马上就打了电话给小师妹,问她一会去哪里,小师妹说一会去她娘家,后来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电话就挂了,但是可以肯定她和那和叫邱永军的孩子绝对的不清不楚,所以我决定为这事就算了,女的既然不想和我咋样,那我做多情算什么,在說8

最近的工作日记

厂里最近来了一个新人,跟着我的老师学习,所以我叫她小师妹。还多天都学不成手,我也是从那种状态一步步走过来的,不想看着她受难为。所以总是尽力帮她,我做不到就去替换别的“大师”来帮她做,也许是我人品好的缘故吧,嘿嘿,后来这几天,她就说她经常去县城玩的,还说要请我吃饭,我总想着挣钱就没有去,昨天好不容易下班早,我发消息给她,问她去吗,她在马路边找到我,说不去了,今天要回老家,我弄不明白是啥意思了,难道不是我想的那样?我的感觉错了吗?回家我把QQ签名改了,改成“我以为。。。也许。。。可能。。。算了。”后来她马上在QQ上问我改的是什么意思,我说瞎写呢,她又说厂里好多人都有想好的,情人什么的,擦,这分明就是勾引我吗!像我这样,老婆怀孕了三个多月,好久都没有搞得人,怎么可能经得起诱惑?难道她也是像以前的鹿文明那样,是那种没心没肺,或者是欲擒故纵的想法?不明白了。也不琢磨了。